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想起你們,你們的名字,你們的笑容,你們在我生命中留下的一切,都只能加上一個“回憶”。 再想起我們在一起的事,也只能加上一個“曾經的”。 ——寫給我生命中的過客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寫這篇博文,環繞在城市的街角,花花綠綠的人流在我身旁走了一撥又來了一撥,突然我想起了一個詞“過客”,熟是過客?腦海中有太多遐想,那些似在似又不在的面孔夾雜在滿是蕪雜的瞳孔裡,那些在我記憶中模糊了卻佔著那不多不少的份量的人,你們是否又曾這樣子輕輕想起我?我明白,這才是我生命中的過客,他們的故事與我的故事有著不可分割的交集。而那些穿梭於鬧市又與我擦肩而過的人,我無法將其劃入我的過客裡。 那些人,曾如此打動過我,我已不能將其全部記錄下來,但有一股衝動讓我想要去記住,即使是一筆帶過,我也要讓它在我的文字裡留下痕跡。想要說出的話突然之間戛然而止,僅僅因為不知從何說起,也不知從何人說起。 想到兩個人,婉君和莎莎,初中我沒進實驗班之前我們是摯友,常常瘋狂於教室與廁所之間,就連上個廁所我也習慣於要和她們一起去,而其他的更不必說有多粘了。而三個人總有潛在的矛盾,就是現在所說的“羨慕嫉妒恨”的淺層意思。很不幸的是初三,由於我和婉君進了實驗班,莎莎還留在普通班,從此大家都各自為心目中的高中奮鬥,漸行漸遠,甚至有的只是一兩句寒暄與問候,可是那時候大家又只有多小呢。 初三那個喜歡撓我癢癢的冰清妞,還有和我形影不離的潘婷,你們又在哪裡?以至於當我讀大學了,當我有位室友名為玉潔我都會想到曾經我有位摯友名為冰清,“冰清玉潔”。以至於當我買洗髮水我都會很鍾愛潘婷洗髮露,覺得它有一股獨特的味道。 很慶幸的是高中,一中確實是賜予我很多東西,如果說要我感謝某些時光,我無法不提的就是那神聖的高中,可能很少有人能看到我的變化,只有我自己可以體會到。從乖乖女變成野蠻女,從不和異性接觸到和異性打成一片,從白癡變得花癡,從懦弱變得堅強……這一切都歸功於它,還有他,她,他們,她們。 “生命中的過客”是指再也無任何交集了麼?其實我也不懂。 我很懷念我在西餐廳上班的那兩個暑假,一個“一粒金”,一個“亨利達”,無法形容,我只知道“一粒金”是自己去應聘的,那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上了一個月班、打死也不去復讀的我會在別人都要去讀大學的時候突然間出現在復讀的教室裡。所以我更加懷戀在西餐廳裡辛辛苦苦的日子,還有同情那些沒有機會讀書的同齡人,於是我更加有動力去努力奮鬥一年。 那些日子,有被欺負,有碰到跑單被領班吼得哭出眼淚還要自己掏腰包付錢,有弄潑水到顧客身上被顧客無理取鬧弄得渾身不自在,有第一次端煲仔飯被鐵燙的碗燙的手紅紅的,有上晚班站到站著都能睡著;…… 有被呵護,有帥氣的大學生打工仔劉哥天天吃飯的時候會記得喊我吃飯,生怕我沒有菜,還特地給我打滿滿的一碗菜,讓其他的服務員極度羨慕;有很關心我的廚師哥哥天天吃飯的時候給我佔座不讓我站著吃飯;有可愛的包子還有猴子兩姐妹天天和我打趣喊我“土豆”,只因我老讓廚師炒土豆我吃;有那一段時間豆豆上完晚自習經過一粒金,然後到餐廳裡來和我一起吃夜宵;有被某某請去當電燈泡,然後將某某的某某的購物卡刷爆;…… 有打鬥,有為愛瘋狂,有為姐妹兩肋插刀,有摔過杯子盤子然後藏起來不被可惡的領班發現,有偷偷的和姐妹們分享還沒有上桌的水果果盤,有被第一次送過玫瑰,有被強制拉去迪吧看他們還有她們在那裡瘋狂地搖擺卻不知所措,有和大家一起嗨到捨不得回家,有第一次感受到一個小學都沒有畢業的女孩子如何做到西餐廳的經理,有第一次感受到為他人服務受到嘉獎的特殊感受…… 有第一次毫無畏懼的單獨去黃石看望辭職之後的李國大哥,看著他後面跟著一群十六七歲的小屁孩,然後我會很疑惑的問:這些都是跟你混的麼?他說:我只要有飯吃,他們絕對餓不死。他們似乎已經習慣於把李國當成他們的老大了,因為他的仗義,因為他有一身好廚藝,高級酒店需要他。而又是因為他的仗義我喜歡跟他玩,並不是男女關係的那種,是哥們的那種,但是我的確被那群小屁孩誤會成是他們的大嫂了…… 那裡有嚴厲的領班,漂亮的晶晶,古靈精怪的猴子,可愛的包子,帥氣的劉哥,冷酷的吧員哥哥,對我很好的廖哥,還有很漂亮的巧巧領班,有溫柔的與我同名不同姓的思思,有很體貼的阿姨等等,還有李國大哥,還有曾經還跟媽媽提親的他……我都不記得了,但我記得我經歷了那麼多那麼多。 我想,我的生命中,這些人也許不會再與我有任何交集了,大學都快兩年了,在西餐廳的這些故事也已經過去了兩年了,我記得的還有很多,語言無法將其完全描述出來,只希望他們沉澱在我的回憶裡,永遠不要褪色,也希望等我漸漸經歷更多時,我會發現這一路走來,其實我走過太多難忘的回憶,這些以後可能不再有交集的人,將是我一輩子的過客,能在我生命中成為過客的人,也是我一直都會珍惜的人。 生命中的過客還有已隨風飄逝的,那個曾經許下諾言的人,還有那個曾經一起嬉戲歡笑的人,還有很多很多,不管是互相傷害過的,還是互相甜蜜過的,如今既然不能成為生命中的停駐者,那就乾脆變成沙塵隨風飄遠就夠了,不用悼念,不用緬懷。 我只希望在現在以及接下來的日子裡,在我生命中現在佔有一定位置的人,未來不要成為我生命中的過客,而是一直都要息息相關,這個要求還真是蠻苛刻,我其實明白大部分人都終將會成為過客,但是我會一直在珍惜。不斷收集幸福。 文章來源:《名仕》雜誌 |鴿子飛翔---讓我們一起飛 | 夤夜冷雨的好吃懶做貪耍 |酒店大管家的BLOG | 冬芹的BLOG |我有水果Ifruit | 集誠物業會議廳 |王芫1966的BLOG | 關健斌的部落格 |春楠 精緻美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