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春夏之交的五月,月季花如火如荼地盡情怒放了,滿園奼紫嫣紅,開得熱鬧。絢麗多彩的花兒密密匝匝地托在枝葉上,如一張張喜悅的笑臉,朝著人們歡笑,這慷慨笑容來自美麗的大自然。你可以沉醉於自任何一朵或一堆花裡,倘流的陽光讓花兒燦爛得不可逼視。滿眼紅的,粉的,黃的,橙的,白的,黃中帶紅的,所有顏色應有盡有。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黃的像錦,橙的像緞,七彩的像虹,一叢叢、一片片、一簇簇、一群群爭奇鬥艷。 早上下了一場雨,葉子在陽光照射下閃亮著斑斑銀點,淘氣的剌著人們的眼睛。存在花瓣或花蕊上的那汪水,被風吹得晃來晃去,欲滴還休,真誘人。待放的花蕾,如青春朝氣的少女,互相擁擠著嘻鬧著。已開盡的花兒,努力地作最後的華麗展示,一朵朵緊挨著,像似相互低訴,在聊些什麼呢?是落花飄零的憂傷?還是繁華落盡的坦然? 月季花四季都蒼綠,四季都開花,既可與梅花傲霜斗雪,又能與桃李爭春奪艷,與一年只有一個花季的時花相比,佔盡了天下風流。瞧,這朵謝了,那朵又開了,開得更多更艷,生生不息,源源不斷地散發美麗。 品種繁多的月季,讓人看得眼花繚亂。那雪白的“冰山”月季花瓣不多,看上去有點單薄,如一個纖弱女子,特別惹人疼愛。但它卻白得異常鮮潔,一塵不染,就像開在另一個世界的花,看了心裡會莫名的生疼。粉紅的“和平之光”,端莊秀麗,透露出一種正義氣息,令人肅然起敬。顏色重疊的“彩虹”,真是名如其人,一朵朵彩虹般艷麗奪目。各種眩目的月季花都有一個既好聽又浪漫的名字,讓人浮想聯翩。大朵的花瓣喜歡向著花蕊緊聚,把枝桿都壓彎了,微風中就如一個個盛裝舞者,舞動著優美的旋律。小巧玲瓏的各色小月季,則是輕靈而溫柔地成團成團的盛開,它沒有大朵月季那麼壯觀,卻朵朵生動秀氣引人,觀者總忍不住想撫摸一下。花中皇后四季美,鮮艷娉婷,嫵媚多姿,盡情綻放在四季的紅塵深處,恬淡的沁香,像愛,彌久,沉醉中帶著一點憂傷,它的美讓人怦然心動,也讓人無法釋懷。 盛開的月季是攝影愛好者捕捉的目標,我顧不得驕陽的猛烈,不停穿梭在花叢中,尋找那一幅幅最美的畫面。突然不小心手被月季刺了一下,把剌拔出來,鮮紅的血流了出來,一絲鑽心的痛勾起了生命中關於月季花的雋永記憶,鼻子一酸,眼眶裡開出了一朵白色的月季幻化成了祖母慈祥的臉龐。歎息即在無邊思念的痛感裡慢慢泛開,心緒驟然縹緲…… 祖母一生信佛,慈悲情懷對花草同樣很憐惜。祖母生前最喜歡就是月季花,尤其中國四大名花之一的月月紅,她說月月紅喜慶吉利。家裡陽台種了十多盆月季花,常年有月季綻開,像個小花園似的。祖母閒時喜歡圍著月季轉,澆水、松土、施肥忙個不亦樂乎,有時還拿塊小抹布一一拭去葉子上的灰塵,葉子被拭得油亮油亮的,更惹人喜愛。遇上有客來,祖母就會擺一盆最漂亮的在客廳,樂呵呵地讓客人邊品茗邊賞花。開得特別招人的,祖母則要置於臥室一隅幾天,讓月季的芬芳清圓寂夜。每每這時祖母的臉上就會露出滿足的笑容,我知道這一盆盆月季不僅是家的裝飾,也是祖母的精神寄托。 我10歲那年生日,祖母照例給我煮了兩個紅雞蛋一碗麵,說是接條長長的尾巴好讓我平平安安的長大。以前看到紅雞蛋我就會高興的用個小花布包包藏起來,捨不得馬上吃,至少要藏半天。時不時拿出來看看,弄得小手也紅紅的,然後再放進包包。也許小姑娘開始懂得愛美的緣故,不知怎麼那年對紅雞蛋就是不感興趣,只想著在頭上插朵月季花。於是,趁祖母不注意輕輕踮著腳走到月季花前,正想伸手,祖母邁著那雙半解放腳,急促碎步走來,一邊溫和的喚著,瑜兒,小心啊,花兒有刺。說著,祖母拿來剪刀,叫我閃開,卡嚓一下剪下一朵大紅月季花。在理月季枝梗上的剌時,忽然聽祖母噓的一聲,給月季剌了,鮮紅的血滴在紅月季花上……我一急,抱著祖母嚷:奶奶痛不痛?祖母說沒事,這點點都受不了還能吃什麼苦啊。然後繼續把剌理乾淨將花插到我髮梢上用髮夾卡住,就這樣那朵月季花帶著祖母的熱血和疼愛的月季花,如願戴在我頭上,心裡感到美滋滋的特別幸福。眼睛被淚花模糊了…… 祖母平時絕不讓人碰她的月季花,原以為我偷偷摘,祖母會生氣。沒想到祖母沒生氣,還摘下來插到我頭上。祖母望著頭上戴著花的我,額上的溝溝壑壑在清乳般的陽光下舒展開來,微笑著說,瑜兒長成大姑娘了,多美。我依在祖母懷裡說“奶奶,對不起。”眼眶的淚水再也忍不住,順著小臉頰滑落,溫潤了心房……這正是我偷穿祖母旗袍的那一年。 如今看著眼前明艷的月季花兒,風中香氣芬芳。可滿園的月季,也召喚不回祖母的音容,想到這,心裡一陣痛。當祖母永遠閉上雙眼的那一刻,我多想給她老人家也插上一朵月季花啊。可祖母匆匆走了……月季花在我的淚光裡枯萎凋零,生離死別的一幕呈現眼前,尖細的刺兒剌出的血,殷紅殷紅的,如月季花瓣,如滴血的心,如雋永的憶念。 月季花還在歡呼跳躍著,如一顆顆閃閃爍爍的星星。祖母再也不會為我採摘月季花了,也聽不到我的呼喚。癡癡地望著月季花,就像看到祖母守護著我,祖母的笑容裡、眼睛裡、話語裡甚至每一個細微的舉動,都抑制不住對我的疼愛,記憶點點滴滴滋潤著我的心……冥冥中我好像聽到祖母說:瑜兒,要好好的活著,好好的愛自己。五月的月季花正綻放著雋永的憶念…… 收拾好心情的目光繼續遊歷在綠葉叢中,一朵朵盡情綻放月季活潑在跳入眼簾:有的含苞欲放,羞羞答答;有的只露出半邊臉,半遮半掩;有的全展露著笑臉,恬美動人……花瓣上閃亮著粒粒晶瑩雨露,也有對親人的點點思念。我總覺得,一花一草,都會給予我們生命的啟示。然而,愛生命,就是愛自己。這說法,你同意嗎?在月季絢爛的日子,願每位朋友,無論春夏秋冬,都會有暖流般的人生故事溫潤心房。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她突然想起自己有一段時間沒跟他姐姐的孩子通話了,隨即撥通電話,就這樣她與孩子們一個個開心地交談起來,懂事的孩子說:“舅媽,我們馬上要期末考試了,一直忙於複習,所以沒給你跟舅舅電話,不要生氣哈……”稚氣的聲音裡面充滿著成熟的音符……她是真的有些感動,為已在天堂一角的姐姐感到高興…… 不經意間,她提起了孩子們的媽媽,孩子說“時而也會想起媽媽,歡歡(姐姐家二女兒)嘛,把懷戀媽媽埋藏在心裡,誰都看不到,弟弟呀,我們盡量不在他跟前提起媽媽……”她其實很懂三個孩子各自心裡對媽媽的思念之情。曾經他們的媽媽還在的時候對他們要求嚴格,三孩子從小就懂事……獨立能力也很強,大人們的稱讚一直伴隨著他們成長……繼而他們已在這些平凡的稱讚中找到自信。而今媽媽雖不在身邊,媽媽曾經對他們的教導到成了他們人生的財富。這偉大的母親,像是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早早離開孩子一樣…… 她跟孩子們聊了很久,很開心,很快幾十分鐘就沒了,掛斷電話。 他一直開著車,一言不發……似乎很惆悵……她沒出聲……只聽見車窗外簌簌的風聲……很悲涼…… 一直就這樣一言不發回到家…… 他與她一起走進廚房,忙碌著,他依然一言不發,她似乎看懂了他的心,彼此沉默著很默契的做這頓飯…… 飯終於做好了,端上桌子,他終於發言:“兒子吃飯……”她端上熱氣騰騰的湯…… 他開始吃飯,在即將張口的那一剎那,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終於憋不住了,他說:“或許是因為跟二姐的感情太深,一天忙於工作都沒時間想起她,而在今晚你的一個電話,一聲問候,我想起了她,真的好想她,我想起了她那張可愛的笑臉……我想起了她叫我那甜甜的聲音,我的心很痛,知道為什麼嗎?去年我出差經過萬州,我提前給她電話說會去她們家,二姐高興帶著三孩子去車站等我一個下午,後來我算了一下時間來不及,一個電話就告別了我們姐弟的最後一次見面,真是造化弄人啊,這是我一輩子最大的遺憾,我不敢想她剛接到電話的那股興奮勁和最後接到電話的那股失落勁……”哽咽著……他再也說不下去了,他哭了,她的心情沉重,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因為她最懂他——他一個不會輕易掉淚的男人…… 這就是不同人的生活小插曲,而就這麼一個小插曲造就了他一輩子的遺憾,生活啊,誰能預測是是非非,擁有的時候有誰懂得珍惜……失去的時候卻滿是惆悵跟遺憾……如果那天他去看了姐姐,哪怕是只說幾句話便離開也不至於變成一生的遺憾…… 她想說的話,最終沒說出來……她想說:朋友們……親人們請珍惜每一次與親人相聚的時間,時間固然寶貴……可機會錯過絕不再來,不要因為某一次的忙碌變成你一生的遺憾……